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當代散文理論的形態呈現
來源:中國社科報 | 劉軍  2020年11月25日11:00
關鍵詞:散文 理論

新時期文學開啓後,當代中國文論迎來了轉機,文論話語由一元化走向多元化,中國文論研究得以擺脱一度機械化、僵化的話語生產模式,進入相對豐富的層次。20世紀80年代,西方文論的多元話語紛至沓來,在翻譯、文學批評、理論闡釋等領域掀起了一場接一場的熱潮。90年代,中國古典文論的現代性轉換作為重要的理論話題,被前推到理論場域內。進入21世紀,在全球化趨勢下,隨着消費主義和大眾文化的興起,當代文學理論由審美和意識形態研究轉向文化研究,研究範式再一次經歷了轉型。魯樞元等人編著的《新時期40年文學理論與批評發展史》一書以“五常”説總結當代文論的發展概況和主要場域。所謂“五常”,按照魯樞元的闡釋,“是指新時期文學理論批評界長期活躍、成績突顯的五個領域”(《新時期40年文學理論與批評發展史》)。這五個理論場域包括新時期馬克思主義文論的中國化、中國古代文論之現代轉換、新時期文學的跨學科研究、新時期的文學批評實踐、大眾文化興起與文學批評的危機。

綜合上述五個理論場域,就分體理論史而言,如小説理論、詩論、散文理論、戲劇理論等,與“五常”中的文學批評實踐交集甚多,而其他的理論場域與分體理論史普遍存在着疏離。中國當代文學的分體理論史,其生長點基本上源於批評實踐,並在進一步爭鳴中得以鞏固,形成了各具特色的理論形態。散文理論也不例外。文學批評與理論之間本就是雙向互補的關係,批評構成了文學研究活動中頗具創新精神的環節。對於這一點,別林斯基指出:“理論是美文學法則的有系統的和諧的統一;可是,它有一種不利,那就是它只包含在一定的時間限度裏面,而批評則不斷地進展,向前進,為科學收集新的素材,新的資料。”“進行批評——這就是意味着要在局部現象中探尋和揭露現象所據以顯現的普遍的理性法則。”(《別林斯基選集》第1卷、第3卷)批評的現場活力與糾錯能力始終推動着理論範式的變化和理論闡釋的修正,以此適應時代對於文學的要求。

就散文理論史的展開而言,它首先得益於思想解放及文論話語繁榮的大背景,其次是其基本內容往往由批評的實踐決定。散文批評在文學場域內具備“自生性”特質。所謂“自生性”,指散文批評憑藉的理論資源主要來自散文傳統。對於新時期以來的散文理論而言,理論資源來自現代散文傳統和“十七年”散文傳統,其話語標識自成特色,與熱點理論話語及其他分體理論話語之間僅有小部分交集。比如“形散神不散”論、散文的真實性問題、散文的文體邊界等,皆是在批評實踐中產生的“內部”話題。這些“自生性”話題具備某種延續性,並在綿延中形成具有理論特性的話語形態。與之對照,少數借鑑西方文論成果而形成的散文觀念,如“復調散文”,在批評實踐中因為缺乏回聲而形成了孤立性的理論概念,缺少足夠的活力。

就歷史繼承性而言,新時期以來的理論觀點大多可以找到其來處和因循的準則。20世紀80年代影響深遠的“真情實感”論,在成因上不僅有距離很近的巴金及孫犁的影響,追溯到現代時期,魯迅在自選集序言裏就曾自道:“有了小感觸,就寫些短文……得到較整齊的材料,則還是做短篇小説。”而所思所感的明快特質在白話散文初期的隨感錄體式中就已得到確立。若再上溯到古典文學的傳統裏,漢樂府確立的“感於哀樂,緣事而發”的藝術準則,及白居易“文章合為時而著”的主張,與“真情實感”論皆存在淵源關係。90年代劉錫慶基於淨化文體而提出的“藝術散文”概念,往前追溯的話可發現這一散文觀與現代文學時期王統照的“純散文”之間有着很大的契合度。王統照是這樣定義“純散文”的:“其寫景寫事實,以及語句的構造,佈局的清顯,使人閲之自生美感。”(《純散文》)由此可觀,對修辭與文學性的重視,“藝術散文”與“純散文”之間一脈相承。至於這一時期出現的“大散文”觀念,強調文體的跨界和內容上的多元,則與古典的文章之道有相通之處。因此,歷史的累積與散文觀念的延續性,成為影響散文理論形態的兩個最重要的因素。

散文理論與批評話語提出者的主體,現代文學時期與“十七年”時期具有某種統一性,而新時期以後則有明顯的位移現象,即由作家向學者的位移。在前一階段,重要的散文觀念基本由作家提出。魯迅、郁達夫、梁實秋、王統照、林語堂等,他們的作家身份標識明顯。“十七年”時期延續了這一態勢,“海闊天空”論的提出者秦牧,“輕騎兵”説的倡導者柯靈,皆是當時的代表性作家。新時期之後,重要散文觀念提出者主體的身份明顯偏移,林非、劉錫慶、樓肇明、陳劍暉、王兆勝等人皆是散文研究與批評領域的代表性學者。當然,這一時期作家的聲音並沒有完全消失,賈平凹、祝勇等則是以作家的身份發聲。不過,學者的理論建樹無疑構成了散文批評話語的主體部分。

當代文學理論在演化進程中與哲學、社會學存在着天然的親緣關係。因此,其基本形態呈現出與哲學、社會學交叉互滲的狀態,文學哲學、文學文化學、文學心理學、文學社會學等具體形態也應運而生。而具體到散文理論,其形態呈現與散文批評的話語呈現不可分割。因此,對於散文理論而言,非研究式的、獨立的散文批評異常可貴。